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 路 上

请接受我,蹉跎中的年华……

 
 
 

日志

 
 

走在风中(1-4)  

2013-01-21 13:34:23|  分类: 教学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这个冬天格外冷,一场又一场大雪,禁锢了大地上的一切生机。此刻,窗外又是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雪外,是无限宽广深黑的夜,夜很深,把人间的一切凉热,是非,善恶,真理与荒谬,有情与无情,酣睡与清醒,都一并抱紧在它冰冷的怀里。万籁俱寂之中,我在窗内独坐、沉思,思绪如雪。

     繁密。

        纷乱。

            飞扬……

(一)

2004年秋,我代表三桐中学参加县里的高中语文优质课比赛,地点是三中的多媒体教室,上的是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课上完了,人都走散,还剩有几个人不走,围着一位女老师讨论课的事。我忽然很分明地听到有人称呼她为“武老师”,便知道她便是我们县的语文教研员武春华老师了,便也停下来,想听听她的意见。

那是九年前,九年前的武老师大约四十岁,但依然很漂亮,风姿卓约。那时,我的眼睛近视得很,又没戴眼镜,看不太清她的容貌,但是,我能感受到她优雅的气质,使得她站在众人之中,很象一轮柔和的月光。

一看见我走来,没等我说话,武老师就对我远远地含笑说:你的课很不错。

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而且是一句赞许的话。

现在想来,那时的课定然不好,一则是因为我教学素养有限,二则是《荷塘月色》很深厚,而我完全没有讲透讲美。可是,没想到竟得了武老师的赞美,当时就不禁有点儿得意起来。那时,我完全不了解武老师,那时的她极少批评人,她最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

那时,我孤傲得很,从不肯主动和人结交,特别是对那些地位比我高的人,我决不肯屈了我的“尊”主动向人示好,总是抱着平交王侯的态度。我是农村中学的一位普通教师,武老师是县里的教研员,因着这种“地位”的悬殊,加上我的孤傲,我很少给她打电话,很少和她接近。所以,我对武老师的了解真的很少,甚至在以后三四年的时间里,直到2007年时,我还把武老师的“武”,写成“吴”。

说起来真是惭愧,那时的我真是无知无识,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武老师,竟然是将要在不久的将来对我产生巨大影响、同时也对很多人,对曹县的语文教学产生重大影响的一个人。

 

(二)

“徐州有个会,和你校长说说,看能不能去,讲课的都是名师。”那是08年的秋天,我刚从宏远学校回来不久,有次见到春华姐,她问我。

我说:“好的,我争取。”

“你要是去,就和安呈平做伴,他也去。”

安呈平,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大气而祥和。直觉里他应该是个高个子,阳光,帅气,更何况从春华姐的口气里,我能感觉得到对他的赞许。

见到呈平,不禁讶异于自己的预感如此准确,好象曾经相识。而且,那时我没有听过他的课,但我一眼就看得出,他是一位天生的语文老师。

从曹县乘车经商丘过砀山一路曲折才到了徐州,在听课的间隙,两个人同游云龙山,揽迹放鹤亭,于松林石径间一路上下,一路欣赏美景,有感于张真人提壶劝酒、欣羡于苏东坡醉眼归路,我和呈平玩得尽兴,不觉天色就晚了,山门已闭,四顾无人,便翻墙而出。第二日,又参观淮海战役纪念馆,看铺天盖地的阵亡名单,心底悚然,又适逢一阵鬼雨,人如落汤之鸡,然兴致不减,亦是一种苦趣。

这期间,我和呈平一直形影不离,他象个大哥,我象个小弟,他的腿长,在前走,我的腿短,在后跟。需要问路时,不等我张嘴,他已经把路问好;吃饭时,不等我动手,他已把饭菜端到面前;结帐时,不等我掏钱,他已把帐付清。后来,我就习惯了,就干脆不想,不问,不动,啥都不用干,只管享受服务,而且受之泰然,好象理所当然。

关于徐州的课,我早已忘却了,但那些事却依旧新鲜如昨,其中,认识呈平是最大的收获。

(三)

2008年的11月,曹县已经有些微微的冬寒了,南京的秋天却绚丽得如同一幅油画。这次来南京一行四人:我、呈平,还多春华姐和曾洁两个。

曾洁其实老相识了,06年春,同在东明讲市级优质课(同时讲课的还有栾新勇,后文再提)。那时的曾洁面目秀美,身材颀长,静若处子,动则婀娜,真是人如其名,这是曾洁给我的最初的印象。若不是身上那套蓝色西装,真会误以为是妙龄少女。转眼间两年多过去,再见他,脸上便多了些成熟,指间多了根香烟,身体陡然发福,举止稳重,少了许多清涩,添了一些深沉,象个真正的男人了。

南京的课名家云集,他们的课堂理念与模式对我们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我们四个听得都很专心,专心里有着深深的震动,原来真正的好课是这样的;专心里也有强烈的冲动,冲动着立刻要赶回去也上一堂真正的好课。

课间空的时候,我对他们三个说,我真想回去上课。春华姐随即说,好啊,我给你安排,全县巡回表演,如何?

曾洁马上说,龚楼当第一站,干不干?

我也不示弱,干就干。

呈平马上拍了板:好,就这样定了!

总统府,莫愁湖,中山陵,更重要的是那一堂堂好课,使得南京之行美丽,美好,厚重,而且充满教学改革的愿望与激情。在以后很多次外出学习中,很少能有这样美好而深刻的回忆了,它不仅于我们四人,而且于此后曹县语文的进步发展,都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另外,自南京之后,我们不再称呼“武老师”,而是很亲的叫她“春华姐”,曾洁的嘴最甜,直接叫“姐”。

 

(四)

春风,不是起于青萍之末,而是起于曹县苏集镇龚楼中学,曾洁的老窝。

我们要把最先进的教学理念结合我们自己的课堂模式,应用于课堂,接受检验,并在全县推送,一扫陈旧、沉闷的空气,让我们的课堂变得清新、美好。它是我们的一个教学梦想,虽然非常稚嫩,但它生机蓬勃,如同春风吹送,我们称之为“春风课堂”。

准确时间不记得了,只记得是南京归来不久,春华姐派车拉着我、呈平、孙晓霞、苗青一干人,还有摄像师朱老师,直奔龚楼中学,我经过一番“精心”准备,披终于挂上阵,开了“春风课堂”的第一课。

《狼》。至今还有那堂课的视频。但我不喜欢看自己的视频,在以后也录过一些,但我基本很少看。因为我往往在想象中把课堂上到完美绝伦,在录相中看起来却总是丑态百出,差距太大,无法接受。

现在看起来不论那节课有多少破绽,但在当时看起来效果还不错,我在用新教改洗涤自己的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给别人带来了冲激。相对传统教学而言,我现学现卖,竟然也让听课的老师们眼前为之一亮,心胸为之一开。大家都兴高采烈,热情百倍。

之后,春风课堂在安蔡楼(呈平的老窝)、庄寨(我的老窝)相继展开,很快就把苗青、孙晓霞融入到我们这个群体中来。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