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 路 上

请接受我,蹉跎中的年华……

 
 
 

日志

 
 

一天流水2  

2011-12-07 15:59:55|  分类: 一天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7点25分,门在我身后“卡嗒”一声锁上了。

门锁上了。那一刻,我犹豫了一下。那一声“咔嗒” 在我的耳边被无限放大拉长,象是从一个没有尽头的隧洞那头持续传来,轰鸣,往复回响。我知道,我若想再回去,就得拿钥匙来开门,可是,如果我的钥匙丢了呢?前不久,我的钥匙就丢过一次,花了一百大钞请来开锁师傅歪脖子老郭帮我将门打开;但是,如果丢的是心门的钥匙呢?如果是某种命运之门的钥匙呢?我怎么回头呢?谁能帮我打开呢?我见过很多关上门就把钥匙弄丢的人,他们无法开锁,不能回家。他们只有四处流浪,走遍天涯,在一个又一个门口进进出出,但永远只有一个沦落人的身份。世间的门真是多啊,有的门上写着欢迎光临,有的门上写着闲人免进,有的门进去需要掏钱,有的门需要验证身份,有的门用终生来渴望一次放逐,有的们却在用一世等待一次归来……但是,人间所有的门都有同一个本质:一身隔两重世界。7点25分,我一步跨出去,就是从一个世界跨进另一个世界了。从这一刻起,我不再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我成了别人的人,我将是学生的老师,校长的下级,商人的顾客,马路的行者……我的角色将纷繁变幻,一一上演。而生活的大戏又是多么新奇啊,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你将会以什么样的角色演出。而这一刻,我忽然发现,我不是别的什么角色,我只是北风的爱人。北风是一个渴望温情的疯女人,她日夜守在门外,一看见我,就跑过来又抱又扯,拿冰凉的嘴唇对我实施强吻。我一边挣扎推避,一边把背后的衣帽拉过来套在头上,只露出两只眼睛,这样她就没了办法,但她仍不甘心,只在我的身旁打转。我不理她,甩开步子就走。

我惹过她吗?没有。那好,只管甩开步子走掉就是了。

出了小区门口,就是花卉市场,花市虽不大,但随着时令流转,那些花中的奇女子们就会轮番登台,把那巧笑迎人,靓装扮尽。一年里大部分的日子,这里都是一派争奇斗艳的景象。这非常难得。因为整个庄寨镇,就是一个巨大的植物屠宰场、尸体肢解中心,全国各地的各种木材,都被砍去头颅,斩断四肢,割去根须,大卸八块,用各种重型机车、中型货车、小型机动三轮车源源不断地运进来,进行剥皮抽筋、粉身碎骨、改头换面。有一次,我听见亿万生灵在深夜里齐声痛哭,怨愤滂沱成一夜大雨。炸雷,就在这个镇的上空响成一片。这是罪恶盈积的表示。这个据说世界最大的木材加工中心,每天隆隆运作的时候,都会不停地呕吐秽物,排放臭屁,天空铅灰,污水遍地。可是呢,我是一个有福的人,就连在这样一个污泥浊水之地,也能于闹市中修得一处静宅,于大门前修得一片花市,让我一出门就跌进一片千娇百媚花香袭人里去。平日里,花农们一早就从各处赶来,把一盆盆各样的植物从车上一一搬下,摆好,那许多花花草草枝枝叶叶朵朵瓣瓣便高高低低层层叠叠密密匝匝地开出一大片一大片的红红紫紫青青翠翠深深浅浅来,走过的行人,也无不暗香盈袖,花光沾衣,笑意满脸。可是,今天呢?今天怎么不一样了?今天的花市上空无一人、一枝、一叶,昨日的繁华空如一梦。是的,我想起来了,是冬深了,花事已残,花残了,花市自然就散了。缘起缘灭,聚了还散,等到冬去春来,一切又会从头。可是,你呢?你发芽了吗?开花了吗?结果了吗?你美丽了吗?富有了吗?失落了吗?你年轻了吗?衰老了吗?死亡了吗?你还能从头来过吗?可怜的,是该得到的还没有得到,该失去的全已失去了吧?

没有花开的冬天也许会有些寂寞荒凉,但大段的空白更有着别样的意味,可以留给我们去凭吊。那么好吧,就为你,为我,为所有象我们一样茫然流转的人们,为那些飞扬欢笑也飞扬泪水的已经远去了的青春,为命中注定要苍老要失去的一切美好、一切情怀,跟着我走吧,向左转,起步走,默哀30米。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