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 路 上

请接受我,蹉跎中的年华……

 
 
 

日志

 
 

春风得意马蹄轻,山重水复路不通  

2010-01-16 18:59:14|  分类: 作业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枣庄时有位老师的参赛课就是《静默草原》。静默草原是“举世公认”的最难懂的一课,赛后专家点评时也纷纷表态说这课难懂,甚至有位专家承认说自己看了两遍都没有看懂。

于此我深为怀疑,一是怀疑专家自身的阅读水平,二是怀疑专家们把此文选入中学课本的意图。

换一个角度我想,也许作者鲍尔吉·原野同志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只是把自己对草原的感受简简单单地写出来而已,只所以难懂,只不过是被专家们复杂化罢了。

但我没有那么大胆说这篇课文很简单,我只是老老实实告诉学生们说专家们认为这篇文很难,但我相信大家一定能读懂,我们不妨向专家也向自己来一次挑战。

初中的学生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听说专家没读懂,顿时来了精神。伸胳膊摞腿地要试试身手。

我教两个班,先说五班。

五班程度相对较差,开始的时候学生不会提问题,喜欢瞎捣,搞笑,哗众取宠,问题要么过浅要么过深要么偏难要么偏怪,整体而言提出的问题价值不高。在这个班上《黄生借书说》一课,效果就很差,很失败。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一个新的尚不成熟的教学方法肯定要受到实践的验证,而这个验证过程必定会出现许多问题,都问题一一解决了,这个理念就成熟了,完善了;在这个过程中,学生需要适应,而老师需要探索学习,最需要的就是认准方向,经受考验。所以,我坚定不移地推行我在曹县公开课上鼓吹的“人本课堂”,开始学习《静默草原》这篇据说很难的课文。说实话,我是不指望以这样的方式能在五班上出多好的效果的。

首先朗读课文,初步感知文本,然后重申提问题的方法(角度):是什么、有什么、什么样、怎么样、为什么,让大家默读课文提问题,形成书面。没想到五班的孩子出乎我的意料,他们提出了18个问题。更可喜的是这18个问题除个别过浅过偏无价值外,从整体而言体现出了由易而难、由浅而深的规律性,从知识能力情感等各个角度体现出完整的覆盖性,从一堆看似散乱的问题之中,可以很容易地理出一个脉络性的东西,那就是景物、景物特点、作者感受感情、自己读课文的感受感情,还包括对精美句段品读等。在解决问题这个环节,学生们更出乎了我的意料,他们把这篇很“难懂”的课文解读得丰富、生动、有趣而且令人惊喜。到了下课的时候,十八个问题全部顺利解决。

下了课,我猛拍五班学生的马屁,说,你们太聪明了,解决了专家们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提问题答问题让我出乎意料喜出望外,我今天对你们可真得刮目相看,你们真是了不起!!!

再说说六班。

我对六班更是寄予厚望的,为了给学生更多的时间进行交流,我临时决定去多媒体教室上这节课,改黑板板书为电脑打字展示问题,一是可以提高板书速度,二还可以保存原始资料。

课文的导入和五班的完全一样,产生的效果也是一样,额外我又附加上了一句,说五班的同学表现实在是优异,希望我们班同学会更好。六班的学生一向有点“瞧不起”五班,这么一说,更是磨拳擦掌。我感觉又有一台好戏要上演了。

很快就有学生举手,是丁怀昆,我班的问题大王,他一口气提了五个问题,这五个问题让我有些发晕,基本的东西没有,都是偏难偏怪偏深。我让他坐下,他不肯,说还有。为了尊重他的“主体地位”,我就让他继续,又提了五个。我问还有吗?他说还有,我索性说,好,全提出来得了,他又提了八个。完了还洋洋得意地说,怎么样,我自己提了18个,顶五班一个班了吧。

我看了看表,18个问题连提带打,用了10分钟,加上前面的读课文思考问题,已经十六七分钟了,可我预设的那些问题大多还和已生成的问题搭不上边,整体而言缺少价值。我一边发愁,一边赞美说,好,你能从这么多角度提这么多问题,说明你很善于思考。这时,又有很多同学在举手,我想,好,就让别的同学来弥补一下他留下的缺憾吧!我果断地决定让学生提问到底。

可是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提出来的问题离大路更远,全奔那偏远山区羊肠小路去了,我心想,完了,这节课是完不成任务了,我的大脑在混乱之余,精力全集中到键盘上去了,提问题的时间成了我的打字表演,十根手指在键盘上上下翻飞,哗哗哗,在学生们的称叹声中用了十分钟打完了22个问题。

共40道。

那一刻,我知道《静默草原》为什么叫“静默”草原了。那是因为里面千奇百怪的问题太多,多得无法回答,只好静默了。

时间还有不到20分钟,而我面对的是40道非难即怪的问题,我和同学们一起上下翻看长达5页的幻灯片,悲哀地发现竟没有一个可供我实现突破课文重点的基本性问题。

怎么会这样呢?

我不可能否认同学们的“丰硕”成果,也不可能对他们的问题弃之不顾,所以我无法提出我预设好的那些问题。看来,剩下来的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我只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我发动群众对这四十个“日伪顽”进行围歼,可是他们很快发现他们自己给自己制造了麻烦,许多问题难以解决或无法解决,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无疑真的成了一种“自虐”,解决了五六个问题之后,整个“大草原”陷入了“静默”。

当我还想再作一次最后的挣扎的时候,下课铃响了。我很沮丧地振作精神说,同学们,剩下的问题,下节课再解决。

看起来,专家们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静默草原》这课是有点儿很难懂。

课上完了,我写了一幅对联: 五班,春风得意马蹄轻;六班,山重水复路不通。横批:发人深省。

深省了许多天,得出结论如下:

1、教师要关注“学情”。五班程度差,激趣的激发度可以高一些;六班程度较好,不用激趣可,可是用了与五班相同的办法,就过火了,导致六班学生提问题的舍本逐末,造成课堂资源的浪费。

2、“以人为本”坚定不移。无论五班还是六班,无论这节课效果如何,学生们觉得自己就是课堂的主人,都体现出了高度的学习探究的热情,而这一点,正是一堂好课的基本无素。

3、让学生提出“好问题”。为了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我向我的学生灌输过这样一个理念:提出一个问题胜过解答十个问题。因为这个理念,学生思考问题的积极性得以成功激发,我又教给他们从哪些角度来提问题,并通过训练,使他们具备了提问题的能力。而今,通过六班这一节失败了的“问题课”,我发现,我们还是仅仅停留在“能提问题”的层面上。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教给学生“会提问题”,特别是“会提好问题”。那么,什么才是“好问题”呢?我们要不要制定一个“好问题”的标准呢?如果制定了标准,会不会限制他们的思维呢?如果不制定标准,他们的思维会不会因为失控而导致不良后果呢?六班这节课就是一个失控的很好的例证啊。我感觉我陷入了两难处境。考虑来去,还是觉得要有标准,只不过,这个标准要做到恰到好处才行。但针对六班的现状而言,当务之急就是要重塑“问题理念”。在“提出一个问题胜过回答十个问题”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树立“提出一个好问题胜过回答一百个问题”的新理念,同时,再提高他们的认识水平,告诉他们什么样的问题才是“好问题”。只要他们能认识到什么样的问题是“好问题”,相信他们一定能提出“好问题”来,这样,我们的课堂就成功了。

这节课已经过去很久了,今天才翻出来写反思,本意是应付第二次作业的。可是当我把它写出来的时候,那感觉竟是真的很美,很有味,其中的意义与收获,要远胜过应付作业了。但还是要感谢这次作业,要不然,这一片静默的草原就真的会永远静默下去,消逝在遗忘的洪荒里了。若再进一步推想开去,是不是还有许多许多值得我们反思回味的东西,都已经消逝在遗忘的洪荒里了呢?想来,真是很可惜呢!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